香港游行,又有人骂警举美国国旗瘫痪交通,商家被迫大白天关门
栏目:高德注册动态 发布时间:2019-12-03 16:03:15
8月17日下午,另一个社会团体在红磡区土瓜湾海心公园举行示威。计划路线是从海心公园到香港黄埔站的A港。演示时间经批准为下午3时30分至5时30分。八月十六日,香港警方发出反对该社会团体于八月十七日在红磡至土瓜湾举行示威的通知。然而,申请人提出了上诉。

8月17日下午,另一个社会团体在红磡区土瓜湾海心公园举行示威。计划路线是从海心公园到香港黄埔站的A港。演示时间经批准为下午3时30分至5时30分。

八月十六日,香港警方发出反对该社会团体于八月十七日在红磡至土瓜湾举行示威的通知。然而,申请人提出了上诉。公众集会游行上诉委员会(Public Assembly and Parade Appeal Committee)进行了两个小时的聆讯后,申请人终于获准更改由海心公园到土瓜湾黄埔站的路线,举行合法游行,但条件是组织者需要组织一个100人的纠察队,以维持香港黄埔港终点的秩序。

然而,那天下午3点左右,香港下起了大雨。杜南记者袭击了游行起点海鑫公园(Haixin Park),一路跟随游行到现场,看到一些游行者辱骂Uian警察,高举美国国旗,损坏政府大楼外墙,甚至未经许可偏离批准路线,交通瘫痪。无论游行队伍走到哪里,街上的商人都被迫早早关门。

香港游行,又有人骂警举美国国旗瘫痪交通,商家被迫大白天关门(图1)

香港示威者举起美国国旗

一些游行者在现场诅咒维维安警察。

在雨中执勤的警察没有说一句话。

8月17日下午3点左右,一大批媒体记者聚集在起点土瓜湾的海鑫公园(Haixin Park),而周围的居民也站在街上显得肃穆。一些穿着黑色衣服戴着面具的年轻人一个接一个地聚集在一起。

大约3: 30,游行开始了。然而,游行按照既定路线进行不到20分钟后,一些游行者开始包围维维安警车的现场,辱骂警察。

来自杜南的记者直接赶到现场,看到当游行队伍从海心公园出发,在浙江街遇到驻扎在路边的警察时,一些示威者突然包围了警车,开始在车内责骂警察。他们使用粗话,带有强烈的个人感情,甚至中指,这引发了许多人的效仿。现场一度混乱,但幸运的是没有造成事故。

然而,警察总是把自己限制在车里,一句话也不说。所有的人都经过这一段后,他们就开车走了。为了确保游行队伍的安全,警方提前封闭了部分路段,并设置了警戒线。同一天,几名交通警察在雨中还在更多被封锁的路段执勤。

一天下来,加班后交通瘫痪了一段时间。

一些蒙面人挥舞着美国国旗,而另一些人投掷水弹。

香港游行,又有人骂警举美国国旗瘫痪交通,商家被迫大白天关门(图2)

香港游行,又有人骂警举美国国旗瘫痪交通,商家被迫大白天关门(图3)

游行路线是从海心公园到黄埔站。游行限于两小时。然而,杜南记者在现场看到,大约5点钟,大批游行者已经抵达香港黄埔地铁站,但拒绝散去。他们仍在超过无异议通知中规定的时间。集会期间,交通完全瘫痪了。游行者聚集在十字路口,交通瘫痪。

在此期间,有两个人突然举起了美国国旗。他们都穿着黑色衣服,裹着一个很紧的包裹。他们到达高德注册的黄浦站入口后,立即离开了队伍。

大约凌晨5点30分,附近住宅建筑中的一些人被怀疑投掷了水弹,引起示威者的愤怒,示威者用激光还击。场景一度混乱不堪。组织者一再呼吁停止和平示威,并要求示威者散开,但这不起作用。另一名示威者和组织者也在路上相互指责对方涉嫌内讧。

用激光灯照亮住宅

遏制香港工会联合会、绘画和破坏

香港警务处于八月十七日下午约四时发出紧急通知,表示红磡游行路线由海心公园开始,至黄埔港火车站结束。然而,一些游行者占用马头围道及土瓜湾道的部分行车线,前往土瓜湾。警方呼吁驾车人士留意最新交通情况,并提醒游行人士注意安全。

来自杜南的记者跟随偏离计划路线的游行队伍,发现他们按照原计划走了一段距离后,转身向海心公园北部走去。当他们穿过住宅楼时,他们不停地大声喊叫,吸引了许多市民前来探查和参观。然而,游行队伍中的一些人被怀疑使用激光照明住宅建筑。辐射在被发现后不久就消失了。

后来,示威者游行到香港工会联合会的入口处包围了大楼。一些示威者用激光干扰监控头作为掩护,用预先准备好的圆锥体和喷漆破坏了大楼的外墙。示威后,大楼陷入混乱。

街头商人无论走到哪里都被迫关门。

土瓜湾居民表示,示威严重影响了民生。

游行也影响了一些企业。当天下午3点左右,杜南记者在起点海鑫公园发现,街上所有的洗车场、餐馆和凳子都关门了。

一名参与游行并负责现场管理的年轻人告诉杜南记者,向警方申请游行“不反对通知书”的人数是1999年,实际出席人数约为2000人。

该名男子声称,他们参与这项活动实际上是为了帮助土瓜湾的居民表达他们的要求,并希望为该社区争取发言权。然而,当杜南记者问及因游行导致各地街头商店被迫提前关闭时,该男子向警方“扔了锅”,认为商店的关闭不是对游行的恐惧,而是对警方随时会使用催泪瓦斯甚至水枪伤害无辜市民的恐惧。

然而,杜南记者前天晚上访问了土瓜湾,并采访了沿途的食品市场和居民。许多居民表示强烈反对这种示威。一位从事蔬菜批发的大叔告诉记者,频繁的示威游行对土瓜湾的生意有很大影响。“每个行业都逃不掉,但餐饮业是最严重的。我工作过的许多餐馆每天给我带来数千元的商品,现在他们只敢买300-400元。”

八月十六日下午四时,香港警方举行记者会,澄清使用催泪瓦斯及水炮的条件。港九警区指挥官杨文斌表示,催泪瓦斯及其他武器并非警方的首选武力,每一次使用都是不得已而为之。如果示威者不制造麻烦或造成大规模破坏,警察就不会轻易使用它们。"我希望一些相关人士不要把后果作为原因."

采访与写作:香港杜南专题报道小组